平特一肖资料免费-一码中奖免费公开资料

您的位置:平特一肖资料免费 > 内地娱乐 > 巴顿芬克几大元素解读,巴顿芬克最后完成的剧

巴顿芬克几大元素解读,巴顿芬克最后完成的剧

发布时间:2019-09-06 18:28编辑:内地娱乐浏览(114)

    1.现实与幻象之间
         电影中的现实和幻象的界线是模糊的,很多条线索都说明了这一点,举几个例子:一是怪异的酒店,整个过程中只有一个服务员Chet,既是前台又是擦鞋工,酒店里看不见其他的客人,机械的电梯操作员,缓缓转动的风扇,大厅里只有一个角落里照进刺眼的阳光,其他地方都是点着灯,客房的走廊似乎无穷无尽……一切都给人一种超现实的感觉,又让人倍感压抑;最明显的线索是墙上的画,与电影结尾时巴顿在海边的画面竟然是一致的,暗示了现实与幻象的混合。
    2.查理Charlie
        关于查理为什么是巴顿幻想出来的角色,排名最前的几个评论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这里要说明的是,查理与巴顿的关系。巴顿和查理其实是一体的,他们都寄身在这个叫巴顿的身体中,穿错鞋子的情节已经暗示了这一点。不难看出,巴顿是一名作家,这个作家的身份是外界给予他的,是他赖以生存的方式,而查理更像是他真实的自我,他的灵魂(巴顿的小说是关于与灵魂摔跤,而他曾与查理摔跤),他代表着真实的平民,代表着力量和愤怒。警察来到巴顿的房间威胁他交出凶手,巴顿毫无征兆却感觉到查理来了,说到:“查理回来了,太热了,他回来了。”面对代表着强权的侦探,查理怒气冲天,所到之处燃气熊熊大火,并毫不留情地杀了他们。杀完以后,他对巴顿说:“有时候热得我都想从这层皮囊里爬出来”。这代表着巴顿想要打破束缚、面对真实的自我的欲望。
    更多细节:警察告诉巴顿查理其实是个杀手,并把照片给他看,照片是俯角度照的,查理的状态很脆弱很颓废,好像处在某种困境中,映在墙上的影子并不是他自己,而是一个威严的像警察的身影。
    警察走后,巴顿文思泉涌,写作的过程中插入了一个走廊的镜头,其中巴顿房间隔壁门口仍摆着一双鞋,而这时候查理已经去了纽约或者失踪了。
    3.二战、希特勒、犹太人
       芬克是一个犹太的姓。电影中出现了几处提到犹太人,神殿电影的老板呵斥他的手下,贬低他的犹太人身份。警察的姓是德语姓,而警察注意到芬克是犹太姓的时候表示了轻蔑的态度。查理在杀死最后一个警察时对他说了一句:“嘿,希特勒。”这句话意味深长。电影中所有代表好莱坞,代表强权的人物都是反犹太人的,希特勒代表着他们。巴顿其实内心里是鄙视这些贪婪粗鲁的好莱坞商人的,但是又不敢反抗,因为对方是老板,是财主,掌握着他的发展前途,所有的这些无奈与冲动转化成了查理的愤怒,在幻想中,他枪杀了咄咄逼人的警察,临死之前嘲弄了他一番。
        电影公司老板穿军装的情节挑明了故事的历史背景:二战即将结束时期,结合历史来思考能得到更多信息。

    我依旧及其同意“电影是私人化的物品”这一句话。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同样,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巴顿芬克。所以我在此的所有观点,言论,都仅仅代表我个人意见。这只是我对查理这个人物的解读,或许合理,或许荒谬。但,他只是我私人性的物品。

    巴顿最后提交的作品到底是描写什么的?在影片中,没有对这个进行道明,但有几个方面描述过这个剧本的内容,主要包括两方面:电影中经常出现的剧本的开头的描写“曼哈顿东下区公寓楼,我们能微弱的听到鱼贩叫卖声,现在还太早听不到车声,晚些时候也许可以”,似乎巴顿每次都写到这里就难以往下写了;第二方面就是电影最后,电影大亨的呵责,“这是一部摔跤电影,观众们要看动作,大量的摔跤镜头,他们不想看到那个家伙 用心灵来摔跤(they don’t want a guy wrestling with his soul)。
        其实我觉得芬克最后提交的就是一个用心灵进行摔跤的故事,而这个故事就是整部影片的内容,是巴顿和查理进行摔跤的故事,查理就是巴顿自己臆想的,就是指his soul。影片最后以芬克提交自己的摔跤剧本结束,同时也完成了对这个剧本描述,即异常矛盾与心理的斗争,一个人与另一个自我抗衡的故事。科恩兄弟在完成一个明故事的同时也完成了暗线故事的描写,使幻想和现实达到了统一。电影讲的是芬克如何写一个关于wrestling的电影剧本,而电影的内容就是芬克wrestling with his soul的故事。
        影片的关键就是旅店中芬克的邻居查理。明白了查理这个角色的设置,对影片的理解应该是有很大的帮助。
        查理一共出场了四五次。首先看下查理每次出场的镜头:
        第一次是芬克抱怨查理太吵,服务员去查理的房间后,查理的台词是这样的:hello,what? Who? 然后就是开门声,然后镜头就从床边慢慢转移到门口,我相信大家和芬克一样都在等待邻居的到来。这一切,都是芬克望着那副海边美女画出神之后发生的,我觉得这一切都差不多已经是芬克的臆想了,或许服务员进行劝说之后,邻居就已经安静了。后来的敲门声,然后查理的到来以及他们两个之间的交谈都是芬克的臆想。这一幕最后以墙纸的脱落声,才把芬克从臆想中拉回来,芬克的视线从壁画上移开。这个墙纸脱落我觉得应该是真实的,芬克肯定后来和服务员讲过这个事情,服务员将一盒大头钉放在芬克房间,还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第二次查理的出场则更加突然。芬克在修补墙纸的时候,听到隔壁男女的寻欢作乐的声音。然后芬克回到座位上,望着打字机发呆,这个时候镜头把打字机不断拉大,甚至变得有些模糊,然后慢慢转移到文字上面,然后突然,查理出现了。这次出现时有个细节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查理的耳朵发炎了,注意是右耳!最后查理大爆发的时候,有个特写镜头,他的左耳在流脓。这里他们讨论的内容中说到他们两个都一样,都是孤独的人。然后查理教他了摔跤,这里查理在地板上,让芬克过来试一试那个表情太让人深刻的,有一种很不真实感。
        第三次查理的出场,芬克望着可怜的剧本苦思冥想,只接下去了一句话:穿运动衣的大块头。镜头定格在这里的时候,查理又突然出现了。拿着皮鞋进来。关于芬克隔壁的男女的声音,查理不仅说听的很清楚,他都能看到他们是怎么做的。就像网友说的,如果查理真是住在芬克隔壁的邻居,又是如何听到的。这里查理提到,他要离开几天去纽约。最后的镜头是芬克望着墙面发呆的表情。似乎在墙上看什么的东西。有一种卡夫卡幻想式的感觉。
        第四次查理的出现是在芬克发现女人死后,去向查理寻求帮助。这里疑点更加多,如果真像后面警察说的是查理杀害女人的话,为什么查理进房间看见尸体却恶心的吐了起来。还有之前芬克一声大叫。跑去开门就见到查理,如果真的是查理在隔壁听到的话为什么服务员没有听到?因为过了一会儿芬克去开门张望的时候服务员已经差不多走到走廊的出口处了,所以按时间来考虑,芬克大叫的时候 ,服务员应该就在他房间附近。而那时候查理站在门口却没有看到服务员,所以说,这里已经是芬克的臆想了,自己的大叫,门口的查理。床上的尸体等。头天晚上,在芬克和女士做爱的时候,镜头拉到了水池,然后中间一个水管,这太像卡夫卡那种望着墙上的斑点然后开始幻想的情景了。大概从那时起,查理就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臆想世界。
         此后其实芬克一直就呆在房间里,未曾出去过,我猜测应该就是在房间里写他的电影剧本。去别墅见大亨是臆想,在那里LOU因为多嘴被大亨fired,但是最后办公室,LOU却又在那里。甚至大亨给芬克跪舔脚,但现实中像芬克这样的作家在好莱坞一抓一大把。在大亨眼里,芬克什么都是不是。翻开圣经,第一页却是自己的电影剧本当然是臆想。包括后来警察的到来都是芬克剧本里的故事。哪怕那个舞会也都是芬克的幻想,舞会上骄傲的说自己的是一个creator,男欢女乐的舞蹈,跳动的爵士音乐,海陆士兵的对打。大概都是他作品完成后脑子兴奋的具象表现。
        后来警察在芬克的房间的时候,影片开始达到高潮,在警察的质问下,芬克说查理马上就要回来了,以及又强调了:we wrestling,charlie’s back,然后电梯就响了,看到接下来的超现实表现主义,大家应该都清楚了,都不是真的了。这个时候,查理的左耳流出脓,这与之前查理说右耳发炎又相互矛盾。在这里,还有一个细节也表现了芬克内心的矛盾,斗争和挣扎,就是芬克是犹太人,而他的对手查理,是法西斯。在当时二战背景下,犹太人和法西斯的关系大家都很清楚。查理最后还说他就住在隔壁,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他。毕竟芬克自己的soul是无论如何都离不开他自身的。
        最后芬克完成剧本后,结束了挣扎,走到现实中去了,影片公司里大亨依旧是那个咄咄逼人的商业份子,而LOU依旧站在办公司里,何来fired?然后一顿批评后,芬克被因为合同问题被继续留在好莱坞,如果真有那些命案,芬克还坐得住吗?看到这里更加断定之前那个命案,还有警察的故事,酒店的火拼都是芬克的臆想。看到这里也突然明白这都是芬克完成的那本关于wrestling的剧本的具体情节。
        但芬克提着的这个盒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却始终不得而知,在他的臆想中就像大家认为的一样,似乎是女人的头颅,但是芬克却提着他走到现实中去了,所以有点迷惑。这个盒子不仅仅存在臆想中,在现实中也存在着。这有时让我觉得查理杀害女人,割下头颅,放在盒子里似乎是真真实实发生的一样。
        最后芬克走到一个海边,看到一个女人,一开始我也觉得查理似乎走到了那副画里面去了,于是不由自主的问,are you in pictures? Don't be silly是这个女人的回答,然后我对比了一下最后的场景与画中还是有点区别的,就是少了一个遮阳伞。所以芬克也许根本没有走到画中,而是的的确确来到了一个海滩边,看到一个女人而已。
        看完之后感觉这本电影的主要场景是在芬克房间里发生的,其实芬克作为一个作家,在房间里实在是苦思冥想却无法写出作品来,所以经常望着墙上的壁画发呆。所有在房间发生的应该都是他发呆后的臆想。特别是与查理在一起的时候。整部电影感人的感觉非常迷幻。
        好了,从来没有写过影片的我,写完这个,连自己的都不想再去读一遍自己写的东西了,只是想把自己看完后琢磨了一会儿后自己的想法谢谢出来与大家分享一下。


    1.     查理在安慰巴顿时本想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where there is life, there is hope”,却说成了“留得人头在不怕没柴烧where there is head, there is hope”。巴顿写成小说后去舞会狂欢,宣称自己是创造者,然后指着自己的头说“这是我的制服!this is my uniform!”查理出发去纽约时托付给巴顿一个盒子,说里面装着他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根据后面的情节很容易猜测里面装的其实是奥黛丽的头,一个幕后作家的头,一个好莱坞商业化作家的头。由此看出,头是作家最重要的身体部件。这其中既有黑色幽默,又有导演对好莱坞作家生涯的深深感触。

    毫无疑问,《巴顿•芬克》是一部伟大的电影,其中充斥着大量隐秘,晦涩,超现实的象征符号。比如,旅馆、蚊子、墙上的壁画、脱落的墙纸、查理留给巴顿的盒子等等。下面我将以这些象征符号作为切入点,来分析解读“查理”这一个人物。
            
    首先要回答的问题是:查理到底存不存在?我在网上翻阅了大量前人的评论,大概得到了两种结论,一种认为,查理这个人物是存在的。而另一种则认为,查理完全是巴顿臆想出来的人物。我更赞成前者的观点,在影片的开头部分,查理与巴顿刚刚结识的时候,查理因发出噪音影响了芬克的写作,所以芬克打电话给前台,这时查特就充当了巴顿与查理这两个人物之间的桥梁。然后查理过来敲响了芬克的房门,两个人初次相识。这个部分当中,两人的关系里,是有查特作为一个中间人,或者说是见证者的身份出现的。也就是说除了主观的视角以外,就有了这一个客观的佐证。所以根据这一点,我得到了我的结论,查理这个人物是真实存在的。于此同时,在现有的观点中,还有的认为,整个旅馆都是巴顿的幻象,所以查特的存在并不能证明什么,因为甚至于他自己也只是巴顿的幻象而已。但我认为,旅馆并不能看做巴顿的幻象。因为旅馆是承载了所有事件发展的场景,如果旅馆也成了巴顿的一个幻象,那么无论是杀死奥黛丽,还是巴顿的写作。这一切的一切就都变得没有意义。
            
    在查理与巴顿的初次见面后,查理离开了巴顿的房间。这里,我注意到了一个有趣的细节,巴顿房间的壁纸开始脱落,黏腻的胶水沾得到处都是。这一象征符号,在我看来,代表着巴顿的臆想开始了,也象征着巴顿的理智世界正在一步一步的剥落。文章的前段已经论述了,查理这个人物是真实存在的。但,他是同时存在在现实世界和巴顿的意识领域里的。也就是说,巴顿用他作家的头脑,想象了查理,这一个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人。在巴顿与查理的第二次见面中,开头,巴顿拜访梅耶,结果却结识了奥黛丽,然后巴顿回到酒店中,用图钉把脱落的墙纸订好。然后他靠着墙,听到了隔壁女人叫床的声音。这里,脱落的墙纸再次出现,暗示了此处场景其实是巴顿的幻想。同时,查理进了房间。可这一次,查理在进入巴顿房间的时候并没有敲门。这也代表了,此处查理与巴顿的对话是存在于巴顿的意识世界中。在这里,我想,巴顿幻想了隔壁女人的叫床声是因为他对奥黛丽的一见钟情。

    这部电影最令我叹为观止的是剪辑和音效。
        剪辑方面,电影一开头以一个长镜头和几个交叉镜头交代了巴顿在纽约百老汇的成功与他的青涩。长镜头以剧院道具开始,到剧院工作人员,再扫到台后略显紧张的巴顿,最后定以巴顿视角看到的舞台,在观众们热烈的呼声中,巴顿受宠若惊地走向舞台。影片中大量运用了主视镜头,让观众对巴顿的困窘感同身受。电影的匹配剪辑运用特别巧妙,在思路枯竭的时候, 巴顿坐在桌旁仰头望着天花板,镜头拉近,天花板越放越大,可以看到其粗糙的质感,啪啪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突然镜头接到白纸在打字机上被女秘书打上一个个字母。暗示了巴顿一直处于这种卡壳无助的状态,即使到办公室寻求帮助不会有效果。
        电影音效暗藏了许多细节。比如每次巴顿望向墙上的美女沙滩图时,耳边都会响起海浪的声音。在房间里听到海浪的声音,这在显示中是不可能的,这样的处理完全是形式化的。房间的门每次开关的时候都会发出沉重的声音,好像要把房间密封隔绝起来似的,让人油然而生一种压抑感。墙纸从墙上掉下来时胶水粘腻腻的声音,让人过耳不忘。

    在两人的第二次会面中,还有一个重要的情景,就是查理教巴顿摔跤之基本动作的情节。其实此处,最是刻意安排的巧妙之处,不仅表现了此时巴顿内心深处的矛盾,困惑,挣扎。查理代表的洛杉矶,同时也是好莱坞。也可以说,他是巴顿在好莱坞内心唯一的慰藉和依赖,可是这个慰藉和却将巴顿狠狠的摔倒在地。他成了巴顿打开好莱坞大门的钥匙,同时也象征着巴顿心中的天平已经渐渐向好莱坞倾斜,他那对于舞台剧,对百老汇,对艺术的向往和追求。正在逐渐的向金钱,欲望而屈服。

       总之,这不是光看一遍就能体会其深意的电影,这是一部让福尔摩斯们欲罢不能的电影。

    查理跟巴顿的第三次见面是在巴顿跟梅耶与奥黛丽共进午餐之后,我认为,在影片中,梅耶其实可能就是对巴顿未来的一种影射。年轻时才华横溢,获得了成功,受人尊敬,他们甚至喜欢上了同一个女人,奥黛丽。但是,进入好莱坞之后,梅耶变成了一个整日酗酒的疯子。同时,他也是巴顿在好莱坞认识的第一个作家,巴顿看到了,梅耶可能就是自己的未来。所以,他在自己的思想中安排了自己与查理的第三次见面。同样,在这次的会面中,查理也没有敲门,他进入房间就开始同巴顿交谈,今天有多么糟糕。这不正是与巴顿自己的境遇相同。查理与巴顿谈论起了,隔壁女人叫床的声音,巴顿十分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此处与之前巴顿听到的女人叫床的声音形成了呼应。然后,在二人的交谈中,原本完好的墙纸突然脱落,这时,巴顿说了一句很有意思的台词:“我想是因为这里太热使胶水融化了。”在我的观点中,热指的是好莱坞的生存环境让巴顿的心理压力越来越大,这里,导演正是将这样的压迫做了外化处理,所以影片中的热,也成了一个极其重要的象征符号。

    当芬克发现奥黛丽死在床上时,发出惨烈的尖叫。此时,查理敲响了芬克的房门,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这一段的查理是真实存在与现实生活中的。可是过后,当芬克镇定下来,去找查理时,他又切换到了芬克的想象世界里。芬克醒来时发现奥黛丽惨死在床上,他惊慌无措。所以他幻想出了,这个他在好莱坞唯一的精神寄托,来帮助他处理尸体。在刚刚看完影片时,我也曾以为是查理杀死了奥黛丽,可是,查理是交替得存在于两个时空中的,而且没有人能够在芬克身边不动声色地杀死奥黛丽,除了他自己。

    接下来,查理最后一次敲响了芬克的房门,向他告别。查理离开了好莱坞,芬克最后的慰藉和依赖也就荡然无存。查理交给了芬克一个盒子,这个盒子里是查理的一些私人物品,可是一直到影片的结尾,这个盒子也没有打开过。查理走了之后,芬克就彻底地沦陷在了好莱坞之中,所以他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剧本,一个摔跤手与自己灵魂搏斗的故事。他认为自己完成了有生以来最伟大的作品,他将自己比作一个创造者。“上帝令其灭亡,必先使他疯狂”。芬克在舞厅里的疯狂象征了他灭亡的前兆,两位警察的询问,其实已经让芬克意识到,他杀死了奥黛丽和梅耶。只不过他在潜意识中依旧不愿意相信这一个事实,所以他又拿出了臆想的查理当做他的挡箭牌。当警察找上门来时,芬克的意识世界走向了开始崩塌的顶端。房间里面越来越热,查理回来了,旅馆甚至热得着起火了。这时的旅馆6楼也就象征了芬克的意识世界,火势蔓延得越来越大。芬克杀死了两个警探,借着他臆想中的查理之手。最后,在芬克和查理的对话中,芬克彻底地被好莱坞这个体系这个制度所打败,他一直宣扬创造平民的艺术。可是查理却一针见血的向他指出:“because you never listen.”他摒弃了自己作为一名作家应该坚持的东西,

    所以,“查理”留在了火难现场,或许死去,或许深藏了起来。芬克带着他的剧本和盒子离开,变成了一个好莱坞的写作机器。这个时候,二战爆发,神殿电影公司的老板将芬克誉为有生以来最伟大的作品批评得不值一文,本说,你不是一个作家,你只是一个废物。芬克带着盒子离开,来到了和旅馆中壁画一模一样的海边。在这里,芬克或许能够看见宽广、无边无际的海岸线美景,又或许只能像天空中飞过的海鸟一样,坠入深不见光的海底。

    本文由平特一肖资料免费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巴顿芬克几大元素解读,巴顿芬克最后完成的剧

    关键词:

上一篇:当他从没了色彩,未有极品分车好

下一篇:没有了